是相濡以沫的你,是来世相忘的人。

突然发现自己逼逼的好多属性也总结了就顺便置顶吧

清了一波关注,突然有些难过,这几年爬了好多个墙头也经过各种各样的圈子,今年先是双龙的一个太太走了我跟着离开了双龙,然后叶蓝的食尸鬼太太也走了我也没了留恋,刚刚突然刷到我好多年前就因为她而策藏洁癖的那个太太也离开了,吃哥一走我策藏便也毕业了,数下来我喜欢的文手女神现在大概只剩策瑜的授长生太太米英的陌杏太太以及欧相的Aris太太了。盾冬喜欢的文手太太基本现在早在我进圈子前就爬墙了,虽然复联三又炸回来一些但是有些人可能不会再回来了,刚刚下了决心决定还是清了那些人走楼空的账号,心里有一点酸涩。
江湖浩大相逢一场幸甚至哉

我还是不太确定青石宝到底还算不算在盾冬,说好暑假重写之前的文结果转头回了瓶邪(挠头...

偷偷摸摸发一下女er👌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去年全程围观,没再买碟最后还是买了数字专辑的两首歌,今年又出来搞真的恶心透了

授长生:

在商言商,今时今日咁嘅服务态度系唔够嘅……顾客有购买意愿并进一步咨询的时候,作为商家的应对方式不该是“还行吧”“你问过了”和甩出顾客别的社交平台的账号说“这是你吧(or此处的“这是你女儿吧”);而在群里发截图说你给我出来虽然有洗地精说“又没造成实际威胁”,但是这个行为换成在某宝就是店家给你发了三条短信说你给我打差评给我出来,也没造成实际威胁呀,但是恶不恶劣?讲道理要被举报一万次吧(。)至于周瑜戏份虚假营销,既然作品还没出,暂时也就不多说了。

在粉言粉,洗地精最爱说的就是某位主创也是瑜粉。但我个人看到的是几位策划没有拿出应有的对其他粉丝和人物本身的尊重。诚然很多时候我们不能左右他人想法,但是阴阳怪气地说“不是白化病就是胖子”并且用“倒贴”这样具有贬义色彩的词语形容某一段关系,我作为粉丝是不能接受的。

黑夜无梦魇:

【转发有奖】《吴江锦时书》事件整理

近期都不想打开lo了,一不小心又更新了,我要被逼疯了

给新人&回坑老人的 近一年盾冬写手安利LIST

码住,主页君真的非常辛苦了

Stucky同人文收藏夹&盾冬文整理:

已经扫完过去近一年的盾冬文了,冲动之下决定做一个这样的LIST,不知道有没有用,有参考最近1年高热度文整理,也有个人喜好的因素在


本LIST只代表个人看法,安利向,皮下《雷3》入坑漫威,是新粉,很可能会有遗漏/错误,欢迎对LIST进行讨论,有不妥会删除


私心希望无论是老粉还是新粉都能多扫TAG,多看看新文,可能会有让你喜欢到不亚于老文的新文;非常欢迎大家能多给太太们点赞推荐评论,虽然是为爱发电,但所有的产出er都需要读者更多的支持和互动~
排名不分先后,以单盾冬CP的写手为主

【很多人的女神,...

【帝魔】牢

三月绿初上,春寒料峭,未化开的寒气拧成一股萦在周间。
天蓝如洗,透过铁栏围住的格窗隐微看见晃眼的阳光。
抬起一腿踩在凳上吱吱呀呀的声音响在牢房中,胳膊撑在大腿上支着头微微侧过脸,几绺发丝顺着肩膀滑落垂在手腕上,帽檐压的过低却能感受到视线的灼热。王华亭反握马鞭用鞭柄挑起对方的下颌迫使两人的视线交融,看到华亭摘了军帽将束发的绸带解下绕在自己的脖颈间,一圈圈渐渐勒紧直到窒息感传达全身他便松了手。泼墨般的长发散落肩头,称得那张如玉的脸更显白皙。
"我有多爱你呵。"燕京听见他凑近耳畔的低语莫名心中难过。
主动凑上去亲吻对方,柔软的舌头撬开对方未闭紧的牙关细细舔过牙根出勾的津液溢出口腔,王华亭...

【涉英】see you again(2)

  “我将忠于爱情。”以骑士的名义。

  夏末临近傍晚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日间的燥热,窒闷的空气混合着贫民窟的酸臭铺面而来蓦地引来连串的咳嗽声。

   狂奔在参差的楼屋间,不理会旁人的讶异目光。直至一处高地,相握的双手这才松开。

  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胸口出心脏炙热地跳动着好像要爆裂一般。脸上的潮红,额角被风揉乱的金发,蒙上水汽的湛蓝色的眼睛如同宝石般折射着落日的橘色暖光,交织的色彩璀璨夺目。

  日日树涉站在这处高地上,双臂张开,“Amazing!”他的身后是整个城镇的风光,中心的城堡被覆在夕阳下,柔软的光笼在琉璃瓦片上说不出的...

【脑洞】相思垢

*练笔向,脑洞
*无考据,乱七八糟胡说八道

欲除相思垢,泪浣春袖。
                                      
月半星明,元夜灯昼。
长安长门内掩下的深情,我是无能为力的,但是遵循诺言我还是...

【涉英】see you again(1)

*西陆AU向
*时空交叉描写

  零落的马蹄声急切穿过山谷搅起一片惊鸟,扯住缰绳远目,从这里的山顶依稀可以看见皇宫的尖顶。
  再踏一步就是冰原。
  白皑皑的雪覆盖所有和身后的绿林相映如同被什么硬生生割开成两个世界。
  “就快到了。”
  “是的,我的陛下。”身后的骑士应答道。
  踩在冰碴上的声音弥漫在外面队伍之中。周围的村庄破落不堪,冻僵的尸体接连显现在视野中。
骑士拔出配剑护在身边,警惕看着突然出现的军队。
  “欢迎回来,我的王。”

  “会长?”学生会的成员小心地询问。
  “?”英智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

【涉英】花吐病

   执念太过深厚无法传达。

  天祥院英智察觉到喉中的异物感忍不住咳了起来,妖艳的花瓣伴随着鲜血喷涌而出。抬手用绢布仔细擦拭干净嘴角,来不及收拾的花瓣在地板上太过突兀直接现入前来看访的挚友敬人眼中。

  莲巳敬人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镜框掩饰眼中短暂的惊讶,居然有了喜欢的人么。

  “[呕吐中枢花性疾患]通称[花吐病],发病条件是[单相思],症状是感染者喉中感到异物感,咳嗽,从而呕吐出花瓣。"

  天祥院只是低着头默默将花瓣收拾起来,脸上一片雪白。心底最深处秘密被暴露出挚友的面前的羞耻感让他情不自禁又咳了起来。莲巳敬人...

1 / 2

© 蓝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