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相濡以沫的你,是来世相忘的人。

近期都不想打开lo了,一不小心又更新了,我要被逼疯了

给新人&回坑老人的 近一年盾冬写手安利LIST

码住,主页君真的非常辛苦了

Stucky同人文收藏夹&盾冬文整理:

已经扫完过去近一年的盾冬文了,冲动之下决定做一个这样的LIST,不知道有没有用,有参考最近1年高热度文整理,也有个人喜好的因素在


本LIST只代表个人看法,安利向,皮下《雷3》入坑漫威,是新粉,很可能会有遗漏/错误,欢迎对LIST进行讨论,有不妥会删除


私心希望无论是老粉还是新粉都能多扫TAG,多看看新文,可能会有让你喜欢到不亚于老文的新文;非常欢迎大家能多给太太们点赞推荐评论,虽然是为爱发电,但所有的产出er都需要读者更多的支持和互动~
排名不分先后,以单盾冬CP的写手为主

【很多人的女神,...

【帝魔】牢

三月绿初上,春寒料峭,未化开的寒气拧成一股萦在周间。
天蓝如洗,透过铁栏围住的格窗隐微看见晃眼的阳光。
抬起一腿踩在凳上吱吱呀呀的声音响在牢房中,胳膊撑在大腿上支着头微微侧过脸,几绺发丝顺着肩膀滑落垂在手腕上,帽檐压的过低却能感受到视线的灼热。王华亭反握马鞭用鞭柄挑起对方的下颌迫使两人的视线交融,看到华亭摘了军帽将束发的绸带解下绕在自己的脖颈间,一圈圈渐渐勒紧直到窒息感传达全身他便松了手。泼墨般的长发散落肩头,称得那张如玉的脸更显白皙。
"我有多爱你呵。"燕京听见他凑近耳畔的低语莫名心中难过。
主动凑上去亲吻对方,柔软的舌头撬开对方未闭紧的牙关细细舔过牙根出勾的津液溢出口腔,王华亭...

【涉英】see you again(2)

  “我将忠于爱情。”以骑士的名义。

  夏末临近傍晚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日间的燥热,窒闷的空气混合着贫民窟的酸臭铺面而来蓦地引来连串的咳嗽声。

   狂奔在参差的楼屋间,不理会旁人的讶异目光。直至一处高地,相握的双手这才松开。

  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胸口出心脏炙热地跳动着好像要爆裂一般。脸上的潮红,额角被风揉乱的金发,蒙上水汽的湛蓝色的眼睛如同宝石般折射着落日的橘色暖光,交织的色彩璀璨夺目。

  日日树涉站在这处高地上,双臂张开,“Amazing!”他的身后是整个城镇的风光,中心的城堡被覆在夕阳下,柔软的光笼在琉璃瓦片上说不出的...

【脑洞】相思垢

*练笔向,脑洞
*无考据,乱七八糟胡说八道

欲除相思垢,泪浣春袖。
                                      
月半星明,元夜灯昼。
长安长门内掩下的深情,我是无能为力的,但是遵循诺言我还是...

【涉英】see you again(1)

*西陆AU向
*时空交叉描写

  零落的马蹄声急切穿过山谷搅起一片惊鸟,扯住缰绳远目,从这里的山顶依稀可以看见皇宫的尖顶。
  再踏一步就是冰原。
  白皑皑的雪覆盖所有和身后的绿林相映如同被什么硬生生割开成两个世界。
  “就快到了。”
  “是的,我的陛下。”身后的骑士应答道。
  踩在冰碴上的声音弥漫在外面队伍之中。周围的村庄破落不堪,冻僵的尸体接连显现在视野中。
骑士拔出配剑护在身边,警惕看着突然出现的军队。
  “欢迎回来,我的王。”

  “会长?”学生会的成员小心地询问。
  “?”英智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

【涉英】花吐病

   执念太过深厚无法传达。

  天祥院英智察觉到喉中的异物感忍不住咳了起来,妖艳的花瓣伴随着鲜血喷涌而出。抬手用绢布仔细擦拭干净嘴角,来不及收拾的花瓣在地板上太过突兀直接现入前来看访的挚友敬人眼中。

  莲巳敬人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镜框掩饰眼中短暂的惊讶,居然有了喜欢的人么。

  “[呕吐中枢花性疾患]通称[花吐病],发病条件是[单相思],症状是感染者喉中感到异物感,咳嗽,从而呕吐出花瓣。"

  天祥院只是低着头默默将花瓣收拾起来,脸上一片雪白。心底最深处秘密被暴露出挚友的面前的羞耻感让他情不自禁又咳了起来。莲巳敬人...

【涉英】将世界唱给我听

  万里无云,浓色的夜幕像一段上好的天鹅绒摆着满空的碎星。月朗星明,端的是一副好天气。

  清爽的晚风拂过面颊撩起额前的碎发带着微痒,日日树好笑地吹着自己的刘海,紫罗兰的眼瞳里满是不解。
  怎么了?这是今天第几次这般问了。

  今夜月色美好却怎么也安抚不了自己一颗急躁的心。

  踩着悠闲的步子迈在校园的花园小径里,踢踢踏踏着脚下的石子,日日树口中断断续续地哼着曲,听不清喜怒。夜色浓重,在灯光微弱的地方里身影融入沉重的黑暗之中。

  他自认为并不不讨厌黑暗,却也不像朔间那般渴望。他本该处在最光亮的地方,在舞台的聚光灯下享受着众人...

【涉英】初恋的绘本

【原梗条漫已授权】

   四月回春,暖阳当空。相比校园的其他之处,午间的教学楼显然静谧得多。搭在肩上的校服被晒出暖烘烘的松软味道,日日树涉睡了一觉醒来只觉得说不出的忪懒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把靠在角落里睡觉的挚友挖起准备离开教室。

  柔风卷着一路的花香从微敞的窗户间窜来,满满的都是春天的味道。终于有些能明白朔间讨厌的阳光的理由,自己晒得微红的脸颊上升起的温度在稍嫌阴暗的楼道间才有些降下。走在前面的朔间扶额一副要睡不睡的模样日日树也不奇怪,只是无聊地数着阶数慢慢悠悠地晃下楼梯。不远处的操场上有着呐喊加油的声音,或许又是一些学生间无聊的对拼。
 
 ...

© 蓝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