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相濡以沫的你,是来世相忘的人。

【涉英】将世界唱给我听

  万里无云,浓色的夜幕像一段上好的天鹅绒摆着满空的碎星。月朗星明,端的是一副好天气。

  清爽的晚风拂过面颊撩起额前的碎发带着微痒,日日树好笑地吹着自己的刘海,紫罗兰的眼瞳里满是不解。
  怎么了?这是今天第几次这般问了。

  今夜月色美好却怎么也安抚不了自己一颗急躁的心。

  踩着悠闲的步子迈在校园的花园小径里,踢踢踏踏着脚下的石子,日日树口中断断续续地哼着曲,听不清喜怒。夜色浓重,在灯光微弱的地方里身影融入沉重的黑暗之中。

  他自认为并不不讨厌黑暗,却也不像朔间那般渴望。他本该处在最光亮的地方,在舞台的聚光灯下享受着众人目光的洗礼。

  清冷的月光如水般温柔让人情不自禁地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亦如那人常年弯在唇角的笑。

  认栽了吧,日日树涉。他对自己这样说。

  承认了吧,日日树涉,你就是喜欢他了。

  “日日树前辈加入fine的契机是什么呢?”他还记得那个被自己部员北斗君奉为救世主的转校生这样问了他第一个问题。契机是什么呢?在校园里被称作奇人的他本该是学生会的敌对势力怎么就加入了学生会会长的组合了。

  “这是个秘密。”他这样回答她。

  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有秘密……

  没有秘密的人,在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

  秘密是什么?不过喜欢二字。

  那时候舞台上耀眼的金发,是他平生所见最灿烂的阳光。

  救护车的鸣笛声响彻整个热切的校园,咳得直不起腰来的那人倒在挚友的臂弯中被抱上车。被称作皇帝的那人如此脆弱苍白,竟不染一丝血色。心疼是从那时开始深埋在心底了的吧。

  “你怎么来了?”那人湛蓝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满了不解。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了,只记得病房里充斥的阳光晒得他整个身子都暖洋洋的。之后看访,顺理成章。

  优美的音乐和灿烂的阳光不过是表面的伪装,内心的黑暗和不可告人的秘密才是真正的主角。看上去五光十色的小丑,实际上却是黑白。

  他怀揣着黑暗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病房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绿意领着阳光钻了进来衬得靠窗床上那人搭在书脊上的手愈发白皙,指尖透明得看见青色的细血管。轻柔的风吹起窗帘上的流苏漾成一波一波的模样。

  一步一步走向王座,讴歌统治者的英明,让出至高无上的权利!腐朽的学院制度下从不少反抗的人。

  他们其实都是渴望和平的人。

  “日日树的话很难用言语形容,不过的确很有实力。”

  “涉的能力毋庸置疑,我也很信任他。”

  “大家都是可爱的成员。”

  日日树从转校生那里听到了天祥院的评价。

  “学生会的许多事务是衣更完成的,这我也是知道的。”

  “好像又给敬人添麻烦了,不过敬人一定会完美完成的。”

  “弓弦很可靠。”

  ……

  嫉妒突然就爬满了理智,他讨厌听到这样的话,好似他与他们并没有区别。

  本来就没有区别,日日树涉你不明白吗?

  “你是来说教的么,副会长大人?”墨绿的眼睛有着直视心灵的威严。莲巳敬人只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日日树君,我只是来劝告你,如果并不能摸清你自己的心意就不要来招惹英智。”

  “英智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柔弱,别用你的怜悯来侮辱他。”

  “他是个骄傲的人。”

  他是个骄傲的人,那我呢?

  我也同样是个骄傲的人,我的骄傲不容别人摧毁。

  心意如何?真真切切的喜欢。

  淡色的唇印上天祥院英智的额头,本是苍白如纸的面颊却如同染上绯色的樱花,铺开的红霞衬得那人甚是好看。

  “我喜欢你,英智。”将那人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却又伸出一只手去牵起他的右手,十指相扣。

  天祥院英智靠在他的怀里听着彼此的心跳声交织在一起,耳根也止不住染成玛瑙的颜色。日日树听着他伏在胸口小小的喘息声,微不可闻的话语透过胸腔传来,像是回应他刚刚的话又像是说给他自己听一般。

  “我也是。”

  漫步在盛开樱花的河边,日日树牵着他的手笑道:“快点好起来啊。”

  那人轻轻摇了摇头。

  “我等你回梦之咲。”

  “记得唱歌给我听。”

  英智想了想点了点头。

  日日树涉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他面容上从未消失过的温柔笑意。

  这是你答应的哦。

  记得唱歌给我听。

  将你的世界唱给我听。

评论
热度(11)

© 蓝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