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相濡以沫的你,是来世相忘的人。

【涉英】花吐病

   执念太过深厚无法传达。

  天祥院英智察觉到喉中的异物感忍不住咳了起来,妖艳的花瓣伴随着鲜血喷涌而出。抬手用绢布仔细擦拭干净嘴角,来不及收拾的花瓣在地板上太过突兀直接现入前来看访的挚友敬人眼中。

  莲巳敬人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镜框掩饰眼中短暂的惊讶,居然有了喜欢的人么。

  “[呕吐中枢花性疾患]通称[花吐病],发病条件是[单相思],症状是感染者喉中感到异物感,咳嗽,从而呕吐出花瓣。"

  天祥院只是低着头默默将花瓣收拾起来,脸上一片雪白。心底最深处秘密被暴露出挚友的面前的羞耻感让他情不自禁又咳了起来。莲巳敬人小心避开那些花瓣一边又道:“这样可不行。”

  医院病房里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夹杂着甜蜜的花香还有一丝血腥味,诡异的气氛缠绕在英智的心间。
  明明是最苦涩的喜欢却吐出如此甜蜜的味道,如此讽刺。

  重归寂静的病房又剩一人,高高在上的人沦落孤寂。

  今天的天祥院依旧没有回到学校,日日树涉呆呆地望着窗外的走廊。第二节课程后,那道清俊的身影会挂着温暖的笑容走过窗外。

  病情恶化了么。掩下眼中的担忧,手中转着的笔要从指尖滑落到地上却不自知。

  偷偷去了医院,瘦削的身体被包裹在宽大的病号服里显得更加孱弱,原本记忆中高贵强势的人仿佛昨息早已逝去。

  病痛原来这么可怕。

  日日树感觉自己的心也随着病床上安睡的人的呼吸高高提起,就好像下一秒就要坠入深渊。

  暗恋太过痛苦。

  蓦地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打破安静,反应快过理智,下一秒已将天祥院纳入怀中,不敢看对方的目光低头却惊异地发现怀中的人口中不断吐出红艳的花瓣。

  血色,触目惊心。

  逃出病房的时候发现自己太过懦弱,从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把变态当做称赞。这样的日日树却害怕那个人厌恶的目光。

  爱情,不可理喻。

  喜欢的执念像是涛浪卷起千丈淹没于他,不可制止的感情叫嚣着从胸腔喷涌而出。喉中一阵发痒,忍不住地咳嗽起来,从口中吐出甜蜜的味道。

  身体的不适和理智拼搏,止不住自己黑暗的想。
  想,很想,狠狠侵犯那个人诉说自己的爱意。
  想看到他白皙的身躯染上绯红的色彩。
  看到他溃不成军低低啜泣的模样。
  看到他汗水淋漓黏湿额前的碎发。
  看到他湛蓝的眼瞳上浮着朦胧的水光。
  看到他不断念着自己名字无助的样子。
  然后肆无忌惮的侵犯他。
  直到他的身体容纳他。
  直到他的眼中只印出自己。
  直到他的口中只念着自己。
  直到他的鼻中只充斥自己。
  直到他的耳中只听见自己。
  直到他里里外外都浸染上他的味道。
  然后再不分离。

  这是他黑暗的、执拗的念想。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疯狂以致快要失去理智?

  一定是那该死的吐花病。

  发现异状的是在练习室的那个时候,止不住的咳嗽吐出大片大片的花瓣,呼吸道被甜蜜的东西堵塞,随时的即将窒息感受让他不直觉捏紧了拳头。
 
  这感觉,太糟糕了。

  被医生告知对花吐症的无能为力,心底突然涌起巨大的勇气,总觉得要做些什么才不能愧对自己。

  留下美好的回忆也好至少曾经有了交集,在名为[记忆]的书本里这一页记刻着的是我们。

  哪怕只有一行也好。

  唇齿相缠,喉中的瘙痒感更甚,喘息间两人口中吐出从未有过的白色的花瓣。陷在一刻小小的刻意营造的甜蜜氛围里,日日树觉得自己真的是在恋爱中了。

  “怎么是白色花瓣?”日日树觉得神奇,还未反应被自己本来摁在床上的人又拽下衣领,再次相缠。

  因为喜欢。
 
 
 
 

评论
热度(34)

© 蓝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