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相濡以沫的你,是来世相忘的人。

【帝魔】牢

三月绿初上,春寒料峭,未化开的寒气拧成一股萦在周间。
天蓝如洗,透过铁栏围住的格窗隐微看见晃眼的阳光。
抬起一腿踩在凳上吱吱呀呀的声音响在牢房中,胳膊撑在大腿上支着头微微侧过脸,几绺发丝顺着肩膀滑落垂在手腕上,帽檐压的过低却能感受到视线的灼热。王华亭反握马鞭用鞭柄挑起对方的下颌迫使两人的视线交融,看到华亭摘了军帽将束发的绸带解下绕在自己的脖颈间,一圈圈渐渐勒紧直到窒息感传达全身他便松了手。泼墨般的长发散落肩头,称得那张如玉的脸更显白皙。
"我有多爱你呵。"燕京听见他凑近耳畔的低语莫名心中难过。
主动凑上去亲吻对方,柔软的舌头撬开对方未闭紧的牙关细细舔过牙根出勾的津液溢出口腔,王华亭却停了下来不在继续,紧贴的双唇微启。
"我不会爱你了,王燕京,从你背弃我的那刻开始。"
"帝都大人,至此一次,再无牵葛。"
心脏蓦地收紧,难过的情绪汹涌的漫上胸腔,却发现自己脸上湿润一片。华亭哭了?
这个认知让他更难受了起来,痛楚游走在全身,难过得他只想紧紧抱住身前的人,仿佛这是能缓解他痛楚的灵药。
性爱就如同毒药,像注射吗啡般上瘾。
身体的默契,自然而然的契合,王燕京红了眼。

评论
热度(10)

© 蓝在 | Powered by LOFTER